只能叫我沙雕

沙雕是我~杂食,bgbl通吃
一脸凶狠的艾特日光鹤翼玩

嘿!胡乱涂了涂,低产了解一下_(:3」∠❀)_

胡乱说个小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叫做虚伪的狼,他中了毒。然后一只叫做老白的兔子路过,硬生生的把虚伪给亲醒了。然后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_(:3」∠❀)_感觉是个人。

虚伪先生和瓜娃子,不知道该不该打tag。
不过私心伪白和瓦瓜之类的(所以还是不打了吧)

ヘ(;´Д`ヘ)画完了,不会上色的我努力的上完了色。
好难看_(:3」∠❀)_对不起小黑黑
#画渣注意

emmmm没有画完的党费
没有哥哥的白黑
_(:3」∠❀)_指绘好累啊
#画渣预警
#本人就是个咸鱼精

【所以说为什么呱呱呱】

#ooc预警,不ooc不是我
#许久没有更雷安自己次我才更的!
#依然沙雕短小(雷安情侣前提)
愉快的一天总是过的很快,安迷修从学校回到家发现,手机忘学校!
        安迷修在不相信的翻了书包的所有地方后,才默默的接受了这个可怕的事实,然后在想明天怎么跟雷狮解释这件事。
       然后安迷修才发现自己想多了,因为第二天到学校,看着还满电的手机里信息99+都是来源于雷狮,而且不约而同都是呱呱呱。
        安迷修黑着脸看着一堆的呱呱呱,为什么黑着脸?因为他现在满脑子的青蛙。
         以至于上课老师叫他起来他也没听到,然后老师大吼了一声“安迷修!站起来,我问你这题是多少!”吓得安迷修蹦起来就是一声“呱呱呱。”教室瞬间哄堂大笑。
          放学了,安迷修的脑子里还是青蛙的呱呱呱叫声。
          “嘿!”一只手拍了一下安迷修,安迷修吓得反手一拳,但是被另一只手接住了“sb骑士,才一天,你就皮了啊。”安迷修听着熟悉的声音,心里大呼不好,然后装作冷静的样子问道“恶党,怎么了。”雷狮看着安迷修现在故作冷静的样子,笑着问“昨天为什么不回我?”安迷修瞬间不冷静了“昨天,昨天没有带手机回去。不过你昨天为什么要发呱呱呱?”安迷修转过头,望着雷狮。
       雷狮毫无惧意“因为你放我鸽子,我要学鸽子叫来提醒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咳咳我又脑抽作品,这个吗……是我弟在我旁边放小跳蛙勉强完成的,不行我脑子里全部是蛙我要去缓缓。(十分敷衍的文。)

【所以说我的钥匙为什么在你那?】

         奈布在玩完一局游戏后回到房间,突然发现,自己的钥匙没了。
        “???我钥匙呢?”奈布翻完自己所以的口袋,然而还是没有找到钥匙,于是他再次参加了一局游戏,回去找钥匙。
         然而他还是没有找到,所以他只好不情不愿地跑去杰克那里过一晚。
         奈布在杰克门前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敲了敲杰克的门。门开了,杰克脱下面具后的脸露了出来:杰克长的十分妖孽(???)白皙的皮肤,鲜红的桃花眼仿佛可以迷倒众生,最重要的是杰克原来是有头发的!!墨黑的卷发使得杰克看起来更加好看了。
         【这是杰克????我怕不是走错房间了……】奈布摆摆手,刚想说不好意思我走错了的时候,杰克笑了笑,开口到“小甜心这么晚来找我干嘛啊?”杰克的声音本来就好听,现在配上这样好看的脸,自称钢铁直男的奈布也不住的愣了愣。
        “噗嗤”杰克的笑声让奈布猛地清醒过来,这是杰克杰克啊一个监管者!“那个……杰克我门锁了但是我钥匙丢了所以我来你这借住一天。”杰克又笑了一声,然后给奈布让路让他进房间。
         再杰克关上房门的那瞬间,我们看到了杰克得逞了的微笑。
        于是乎,第二天我们的奈布捂着要从床上起来时发现了自己房间钥匙在杰克枕头旁边。
        从此奈布再也不带着钥匙去参加游戏了。

又是粗短的文,垃圾垃圾的一批,随便看看就好了(以前存货)

【一场代价不限的游戏】

#ooc预警,不ooc不是我
#假装文艺的沙雕
#更连载还是一更完?
       那场所谓的“游戏”开始了,巨大的庄园中,聚集着许多的人,他们有些为了金钱和名利,有些是为了寻找爱人和亲人,有些是为了寻求刺激。虽然所以人的目标都不同,但现在――他们都是“猎人”们的“猎物”。
        “游戏”开场了――
         “猎物”们开始四处躲避,为了在游戏中活下来,不停寻找着密码机。“猎人”们凭着庄园主赐予的强大能力,四处搜寻着“猎物”们。
          “猎物”们不断被猎杀,不断被庄园主的规矩――【保护】所复活,然后继续的进行着下一场游戏,永无止境地。
           “猎物”们随着永无止境的“游戏”发现了庄园主的阴谋,所谓的感受到刺激和快乐,指的是“猎人”们。
           “猎物”们开始试着逃脱庄园,但是,违反了庄园的规矩,是不会被规则保护的。所以试着逃离的“猎物”,最后都惨死在游戏中,然后跟随着时间的长河一点一点的消逝,最后再也无人知晓他们的事迹和名字。
        不过幸好,他们的遭遇启发了剩下的“猎物”们,“猎物”们不再逃脱,而是在想尽办法获得“游戏”最后的胜利。
        所以说,在这一场充满血腥、充满欺骗的“游戏”里,没有真正的感情可言。但是,谁说的准呢?天意从来不从人,当你放弃了希望时,说不定,就是出现奇迹时。
        说了这么多,那么――正式欢迎你来到庄园。



不知道撞梗没有hhhhh,写来玩,不过要是你们要连载也是可以的!虽然我是垃圾文笔

 @日光鶴翼 咳咳我就神经一下,你可以不用管我的(艾特真好玩)

【所以说为什么又是你】

【新手沙雕文短短的一点不好看】   

【ooc无法避免的别想了并且严重跑题(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写什么)】

【天知道写完以后会不会和某位某位大佬的文内容一样】

【这样我药丸】

【行了行了就你废话多开始吧】



         奈布.萨贝达,一位雇佣兵,是个传奇人皇,直到遇到了一个人

         这天奈布又参加了游戏,今天的他也如同往常一样想着该如何溜监管,完全不知道今天的监管不一样了。

         咔擦——随着熟悉的玻璃碎裂声,奈布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没有见过的地图,奈布愣了一下,但是是很快的反应过来。他环顾四周,发现这个新地图有个特点,那就是周围许多墓碑,野草很少,教堂的音乐是否出戏。

      “教堂吗?嘿嘿有点意思了,不知道监管是谁呢?那个厂长里奥吗?还是小丑裘克呢?”奈布一边想着一边寻找着监管者和密码机,毕竟全部人走后溜屠夫才刺激,还可以找地窖跳多好玩是不是?

       由于地图是新地图,奈布比以往多花了这么个几分钟,终于找到一个被修了一半的密码机,可是碰巧,预警心跳也跳响了。

       奈布瞬间警惕了起来,预警心跳越来越响,开始奈布还是没有看见监管者。

       “哇哦~你就是雇佣兵奈布先生吧?真是久仰大名啊~”一个声音从奈布的耳畔传过来,吓得奈布反射性的一拳头过去打在了空气上,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空气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微微波动,一位穿着绅士的男子映入奈布的眼帘,但是奈布的眼瞳瞬间缩小,一位奈布在庄园的公告里见过他。

         “开膛手杰克??!新来的监管?!”看着惊讶的奈布,杰克笑了笑,“哦豁~原来小奈布认识我啊~”杰克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奈布还是没有忽略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然而。。。

          被杰克抱起的奈布是懵逼的,我的妈我居然忘了他是个屠夫,这是奈布被甩椅子上后的感受。然后他被跑过来救他的园丁艾玛救了下来。

          下了椅子绕了一圈又跑杰克跟前的奈布开始自己的正业——溜屠夫。

          于是乎奈布溜着杰克绕了红教堂跑了这么个十圈然后刚刚好大门开了剩下两队员跑了自己有刚刚好跑地窖前就这么往地窖一跳跑了。临走时还不忘向杰克比个拜拜的手势。

          俗话山水又相逢,所以说在奈布休息了一天后参加游戏,又遇见了杰克。也是今天,在奈布被杰克抓上椅子第十五次后终于开始反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招惹了杰克。



好的好的我皮完了,我看又多少人会看如此偏题如此ooc如此不好的作品hhhhh(嫌弃自己写的东西ing)